首頁>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
最高法院:依據離婚協議取得房產一方所享有的請求過戶的權利,可對抗普通債權請求權從而得以排除強制執行(附判決書全文)
日期:2019/12/27 9:45:41 瀏覽: 作者:英才苑府

來源 | 最高法院

聲明 |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刪除


裁判要旨




1.根據物權法第九條關于“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效力;未經登記,不發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的規定,共有人關于共有財產歸屬的約定并不必然導致不動產所有權的變動。


2.根據《離婚協議書》,夫妻一方即取得了對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請求過戶登記的權利。該離婚協議是雙方在離婚時對夫妻共有財產的處分行為,是一種債的關系,夫妻一方據此針對該房產享有的是債權請求權。從權利內容看,夫妻一方對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請求辦理過戶的權利相對于債權人對夫妻另一方的普通債權請求權而言針對性更加強烈,所以,應認定夫妻一方對案涉房產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8)最高法民終462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劉會艷,女,1980年6月15日出生,漢族,住河北省唐山市****路。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恂,北京市中森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周東方,男,1970年4月2日出生,漢族,住貴州省貴陽市金陽新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羽呈,北京盈科(貴陽)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亞,北京盈科(貴陽)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邢臺依林山莊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莊市裕華東路神龍大廈**。


法定代表人:侯會斌,該公司執行董事。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河北融投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莊市中山西路**


法定代表人:程耿。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博,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海龍,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中元寶盛(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清河嘉園****樓**。


法定代表人:朱吾成,該公司經理。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鄭磊,男,1977年5月21日出生,漢族,住河北省唐山市路**。


上訴人劉會艷因與被上訴人周東方、河北融投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投公司)、邢臺依林山莊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依林公司)、中元寶盛(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盛公司)、鄭磊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一案,不服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黔民初17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5月10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上訴人劉會艷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郭恂,被上訴人周東方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羽呈、黃亞,被上訴人融投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博到庭參加訴訟。依林公司、寶盛公司、鄭磊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劉會艷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本院:1.撤銷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黔民初173號民事判決;2.立即停止對位于北京市××××房產的強制執行,并解除對該房產的查封;3.依法確認位于北京市××××房產為劉會艷所有;4.一、二審案件受理費由被上訴人承擔。事實和理由:一、一審判決遺漏以下重要事實:1.案涉房屋客觀上無法辦理過戶手續。劉會艷和鄭磊于2012年12月18日離婚時,訴爭房屋在房貸還清之前已抵押給銀行,無法辦理過戶手續。因該房屋于2015年7月3日被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查封,故2015年12月劉會艷還清房貸后,仍無法辦理過戶手續。2.鄭磊的債務形成時間是在離婚以后。鄭磊與周東方及融投公司、依林公司、寶盛公司之間的借貸關系發生于2014年10月16日。劉會艷與鄭磊的登記離婚時間為2012年12月18日?梢,該筆債務是在劉會艷離婚2年后發生的,不存在轉移財產逃避債務的主觀故意。而且鄭磊的債務完全是其法律意識淡薄,在不清楚相關法律規定的情況下為他人的借貸合同承擔擔保責任,其并未從中獲取任何款項。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1.物權請求權應優先于債權請求權。周東方與鄭磊因擔保法律關系而形成的金錢債權,系在劉會艷與鄭磊的婚姻關系解除后發生的,屬于鄭磊的個人債務。在該債權債務發生之時,案涉北京市××××房屋實質上已經因劉會艷與鄭磊之間的約定而不再成為鄭磊的責任財產。根據物權效力優先于債權效力的法律原則,物權發生變動而未履行登記和公示程序的,所不能對抗的是善意第三人主張的物權,而非債權。本案中,雙方所簽離婚協議已備案登記,合法有效,應認定雙方合意真實有效,發生物權變更效力,劉會艷為實際產權人。2.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50號判決對本案具有借鑒和指導意義。該判決作為司法判例與本案高度相似:案涉執行對應的債務形成時間、具體內容以及訴爭房屋所有權都是根據離婚協議約定不屬于不動產登記薄上載明之人,訴爭房屋也屬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妻共同財產。參考該案例,本案中劉會艷對訴爭房產所享有的權利能夠阻卻執行。


周東方辯稱,一、案涉訴爭房屋單獨登記在鄭磊名下,鄭磊對訴爭房屋享有單獨所有權,劉會艷不是物權登記人,對訴爭房屋不享有所有權。二、劉會艷不能基于與鄭磊的婚姻關系當然認為訴爭房屋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房屋作為不動產,必須依據不動產登記薄確定房屋的權利歸屬。三、劉會艷與鄭磊簽訂的離婚協議具有明顯轉移財產、惡意逃避債務的嫌疑。離婚協議中,鄭磊放棄了所有財產并承擔所有債務,劉會艷獲得了所有財產。雙方這種處理方式,違背了權利義務一致的原則,具有轉移財產、惡意逃避債務的嫌疑。且劉會艷據此取得的僅是一種債權請求權,不是物權請求權,不能對抗法院的強制執行。四、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50號判決(以下簡稱“150號案件”)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不應作為本案定案參考。150號案件是個案,不能上升為普遍適用規則。從成立時間上看,150號案件中債務形成時間同離婚時間相隔14年,可以合理排除惡意串通逃避債務的主觀嫌疑,本案中鄭磊參與債務時間與離婚時間相隔最長不到一年。從物權形成時間上看,150號案件訴爭房屋是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合法建造產生,不用辦理產權登記即可享有物權,本案訴爭房屋系買賣取得,只能依據產權登記判斷。從占有事實看,150號案件中訴爭房屋一直由異議人占有、支配和使用,本案訴爭房屋一直由鄭磊及其父母居住。從權利性質上看,150號案件訴爭房屋自建造完成之日夫妻雙方取得所有權,未經登記即可主張物權請求權,本案中劉會艷取得的僅僅是債權請求權。


融投公司辯稱,其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沒有異議,一審判決適用法律正確,劉會艷并非不動產登記薄上記載的權利人,不享有足以對抗執行的權利。


依林公司、寶盛公司、鄭磊均未答辯。


劉會艷向一審法院提出訴訟請求:1.立即停止對位于北京市××××房產的強制執行,并解除對該房產的查封;2.依法確認位于北京市××××房產為劉會艷所有;3.本案訴訟費用由周東方、依林公司、融投公司、寶盛公司、鄭磊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劉會艷于2005年4月18日與鄭磊登記結婚。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2005年10月30日,以鄭磊名義購買了位于北京市××區××樓××單元××號房××套,總房價為370,337元,登記在鄭磊名下。2005年12月14日,鄭磊作為借款人,北京市通州區城關農村信用合作社為貸款人,本金順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作為保證人簽訂《個人住房借款合同》,貸款29萬元買房,期限10年。2012年12月18日,劉會艷與鄭磊協議離婚,并辦理了離婚登記。雙方離婚時約定,婚生子隨劉會艷共同生活,同時雙方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購買的北京市XX區XX號樓XX單元XX號房產歸劉會艷所有;該房屋剩余貸款由劉會艷承擔。但訴爭房屋沒有過戶到劉會艷名下。2017年3月20日,一審法院在執行周東方與依林公司、融投公司、寶盛公司及鄭磊民間借貸與擔保合同糾紛一案中,作出(2017)黔執28號執行裁定,對登記在鄭磊名下的位于北京市XX區XX號樓XX單元XX號房產進行查封。劉會艷提出案外人執行異議,一審法院以(2017)黔執225號執行裁定駁回劉會艷提出的異議請求。劉會艷遂提起本案訴訟。


另,劉會艷庭在一審庭審中自述,其與鄭磊離婚后,案涉房屋一直由鄭磊父母居住。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劉會艷對訴爭房屋有無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訴爭房屋系劉會艷與鄭磊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所購買,根據婚姻法相關規定,系訴爭房屋應屬劉會艷與鄭磊的夫妻共同財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條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效力;未經登記,不發生效力!彪p方在離婚協議中約定訴爭房屋產權歸劉會艷所有,這是鄭磊對自己在訴爭房屋產權中所擁有份額的處分,該處分行為未經產權變更登記,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的法律效果,也不具有對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因訴爭房屋的產權未發生變更登記,鄭磊仍為訴爭房屋的登記產權人,其在訴爭房屋中的產權份額尚未變動至劉會艷名下,故在鄭磊尚存未履行債務的情況下,周東方作為鄭磊的債權人,要求對鄭磊名下的財產予以司法查封并申請強制執行符合法律規定。劉會艷依據《離婚協議書》對訴爭房屋產權的約定要求確認房屋的所有權歸其所有并要求解除對訴爭房屋的司法查封、停止強制執行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一審法院依據物權法第六條、第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劉會艷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6,854.75元,由劉會艷負擔。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本院對一審判決查明的案件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二審補充查明以下事實:1.(2016)最高法民終511號民事判決書顯示,周東方與依林公司、融投公司、寶盛公司以及鄭磊之間的債務,發生在2014年10月。2.北京市XX區XX號樓XX單元XX號房產上尚存在抵押關系。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劉會艷請求確認案涉房屋歸其所有的訴訟請求應否支持;2.劉會艷對案涉房產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關于劉會艷請求確認案涉房屋歸其所有的訴訟請求應否支持。鄭磊在與劉會艷的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以自己名義購買案涉房屋并登記在自己名下,根據婚姻法的相關規定,該房產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劉會艷與鄭磊所簽《離婚協議書》的落款日期為2012年12月18日,并蓋有民政部門登記章,該《離婚協議書》真實可信。劉會艷與鄭磊在《離婚協議書》中約定案涉房屋歸劉會艷所有,屬于雙方對夫妻共同財產的合法處分,真實有效,劉會艷可根據約定向不動產登記機關請求變更登記。根據物權法第九條關于“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效力;未經登記,不發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的規定,共有人關于共有財產歸屬的約定并不必然導致不動產所有權的變動。劉會艷請求確認不動產物權發生變動,其實現有賴于案涉房屋抵押權人的同意與否,最終取決于是否在不動產登記機關辦理了權屬變更登記。本案中,案涉房屋上仍附有抵押權,劉會艷對案涉房屋現階段僅享有請求不動產登記機關變更物權登記的請求權,該種請求權的實現仍需要以抵押權人的同意為條件,劉會艷直接通過本案訴訟的方式請求確認對案涉房屋享有所有權的條件并不完備。因此,本院對劉會艷請求確認其對案涉房產享有所有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劉會艷對案涉房產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本院認為,民事訴訟法設立執行異議之訴的目的在于保護相關民事主體對標的財產所享有的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合法權益,保護其不因標的財產被強制執行而遭受不可逆的損害。在執行異議之訴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比較有關權益的形成時間和權益的內容、性質、效力以及對權益主體的利害影響等,是執行異議之訴案件的審理范圍。因此,判斷本案中劉會艷就案涉房產所享有的民事權益是否足以排除強制執行,就應從權利的形成時間、權利內容、權利性質以及對權利主體的利害影響等方面進行分析。


從本案查明事實看,劉會艷與鄭磊于2012年12月18日簽訂《離婚協議書》并登記離婚,該《離婚協議書》蓋有民政部門公章并備案于婚姻登記部門,具有登記公示的效力。根據《離婚協議書》,劉會艷即取得了對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請求過戶登記的權利。但因雙方離婚時該房屋尚存在按揭貸款未全部償還而被辦理抵押登記,劉會艷在未全部清償按揭貸款并辦理解押的情況下,無法申請辦理過戶登記。對此,不能認定劉會艷存在主觀過錯,該情形屬于非因劉會艷自身原因未能及時辦理過戶登記的情形。該離婚協議是雙方在離婚時對夫妻共有財產的處分行為,是一種債的關系,劉會艷據此針對該房產享有的為債權請求權。劉會艷與鄭磊協議離婚以及對案涉房屋的分割早于鄭磊對周東方所負的債務近兩年,可以合理排除劉會艷與鄭磊具有惡意逃避債務的主觀故意。雖然周東方提出劉會艷與鄭磊協議離婚涉嫌轉移財產、逃避債務,但未舉示相應證據,不能認定劉會艷與鄭磊的離婚系逃避債務的行為。在此情況下,劉會艷對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請求辦理過戶的權利與周東方對鄭磊的保證債權均為平等債權。從權利內容看,周東方對鄭磊享有的保證債權的實現以鄭磊實質上所有的全部合法財產作為責任財產范圍,并不單一地指向案涉房屋;而劉會艷對案涉房屋所享有的請求辦理過戶的權利則直接指向案涉房屋本身,其權利針對性更加強烈。


從對相關民事主體的利害影響看,男女雙方之間的離婚協議,往往基于雙方之間權利義務的統籌安排,有關財產的分割也往往涉及到其他有關義務的承擔,另外還包含了情感補償、子女撫養以及對一方生存能力等因素的考量,在財產分配上對于撫養子女一方作適當傾斜的情形較為常見。此類離婚財產分割協議,如無明顯的不正當目的,亦未嚴重損害相關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則既為法律所允許,也為風俗所提倡。保證債權的權利保護,主要體現為交易的平等性和自愿性,并不涉及情感補償、生活利益照顧等因素,在對相關民事主體的利害影響上,不及于離婚財產分割。另外,夫妻離婚時對共同財產的分割,經過一段時間后,在有關當事人之間以及相關方面已經形成了比較穩定的社會關系,如果不存在合理的必要性,不宜輕易打破這種穩定的社會關系。本案的基本案情與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50號案件所認定的事實具有高度相似之處,基于相類似案件作相同處理的內在裁判要求,本案亦作與該案相同的裁判,認定劉會艷對案涉房產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劉會艷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百二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黔民初173號民事判決;


二、停止對北京市XX區XXX號房屋的強制執行;


三、駁回劉會艷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6854.75元,由上訴人劉會艷負擔1000元,由被上訴人周東方負擔1854.75元,河北融投擔保集團有限公司、邢臺依林山莊食品有限公司、中元寶盛(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鄭磊各負擔10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6854.75元,由上訴人劉會艷負擔1000元,由被上訴人周東方負擔1854.75元,河北融投擔保集團有限公司、邢臺依林山莊食品有限公司、中元寶盛(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鄭磊各負擔100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李延忱

審   判   員  李智明

審   判   員  李曉云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四日

法 官 助 理    劉紹斐

書   記   員    何玉瑩



未来赚钱越来越难 湖南快乐十分-熊掌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广西11选5第45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兑奖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山西泳坛夺金奖金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排列三走势图方法技巧 新疆新乐彩11选5下载 上海时时乐官网